返回第442章 帮忙  锦临首页

关灯护眼    字体: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陛下给恪王赐婚了临安侯的长女,此事如同风一般很快就传遍了整座京都城。

酒楼茶肆,大街小巷,议论纷纷。

“啧啧啧,听说临安侯的长女还没到十八,而恪王却已经过了三十了,这可真是老牛吃了嫩草啊!”

“你这没有见识的,恪王乃是亲王之尊,娶个小了一轮的娘子有什么大不了的?京都城里那些有名望的侯爷伯爷续弦,都有差三十来岁的呢!这不是小事一桩?真是大惊小怪!”

“叫我说呀,差了一轮不算什么,关键是恪王有克妻子的名声在外,临安侯怎舍得将自己的长女嫁给他?就不怕……”

说这话的人立刻掩住了自己的嘴,见四下无人注意,这才压低声音说道,“恪王前头说的那些未婚妻,可都……没什么好下场啊!”

立刻有人附和,“就是!要不是恪王有这克妻的名声,怎可能到这岁数了还没有王妃?论品貌,恪王那可是满京都城都一等一的!”

“如此看来,陛下对恪王还是很照顾的!恪王有此传言,陛下还肯将临安侯这样的股肱之臣的长女赐婚给他,那就是厚爱了!”

“你们知道什么?听说这婚事是鲁国公入宫求了好多回,陛下无奈才答应的。叫我说,这门婚事可玄!”

“怎么?”

“临安侯这长女不一般,连靖宁侯世子的婚事都敢退了,若是她看不上恪王,我估摸着依着这位的性子,她能鼓捣出点什么来,也将这门亲事给退了!”

“切!靖宁侯世子虽然好,但能比得上恪王吗?恪王虽然老了一点,但除了老,他还有别的缺点?叫我说,像慕大小姐这样的奇女子,才不会像你们一样,只看年纪,她呀,看人才!”

酒楼茶肆热议着这事,不免就要将靖宁侯世子萧煦与恪王拿出来比较一番。

咸宁街上,萧煦与孔侯并肩驱马而过,听闻到阵阵的议论声,两个人的表情都不是很好看。

比起萧煦的失意,孔侯对如锦的这份心意,既含蓄又隐晦,甚至都没有拿出来见过光,所以,尽管心中也有很大的苦涩,他却也不得不将之深深藏起。

他拍了拍萧煦的肩膀,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,“阿煦,都是些醉汉的醉话,不必放在心上!”

萧煦苦笑一声,“我晓得的。”

他收敛住眼神里的痛苦和无奈,沉声说道,“太子殿下在等我们,快走吧!”

“吁——”飞马疾驰,很快两个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巷口。

刚次他们停留的地方二楼的窗这时开了,露出了一张若有所思的女子的面容来。

女子对着街角方向打了一个手势,然后又怡然自得地将窗户关上。

紧闭的窗棱之下,悬空而挂着的是正是听雪楼的牌匾。

梁心琴对着慕淑荇说道,“孔侯和萧世子往陶然亭方向去了,太子殿下好像在等他们。我的人已经跟过去了。楼主,还要做什么?”

慕淑荇摇摇头,“太子身边的护卫众多,高手也不少,我们只要知道他出宫以后的行程便可。他去了哪,见了谁,做了什么,至于他们聊什么,就不必了。靠得太近,会暴露身份,这样不好。”

她看着脸色微微有几分失落的梁心琴不由打趣起来,“心琴,我记得你从前很喜欢萧煦,怎么?不想也跟过去看看吗?”

梁心琴幽幽叹口气,“今时不同往日。”

她摇摇头,抬起头来又笑了笑,“我确实喜欢过萧煦,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。那时候的我,对他也不是很了解,只是凭一些表面的信息和自己的想象就死心塌地地喜欢他,后来经历了一些事之后才知道,我的这种喜欢只不过是很肤浅的,也并不坚定。现在……不会了。”

靖宁侯世子的身份尊贵,他将来的妻子必定是公侯之女,就算是梁府的小姐,也未必有这个资格。

何况现在,她已经和梁家无关了。

而梁榆光,也很快就要倒台……

反正也只是单方面的倾慕和喜欢,这种无望的事,不想也就不想了吧,没啥的。

慕淑荇见梁心琴说得伤感,顿时有些懊悔刚才提了那个话题。

一开始她以为梁心琴对萧煦的喜欢就只是嘴上嚷嚷的那种喜欢,但刚才看梁心琴的眼神,那丫头却好像是动了真心……

她轻轻拍了拍梁心琴的肩膀,柔声说道,“今时不同往日,你说得很不错,但明日会是怎样的,也还未可知的,你倒也不必那么早就妄自菲薄。好了,干活去吧!”

梁心琴点点头,“是!”

慕淑荇将斗篷披上,包住了脑袋,从密道走到了隔壁的富贵楼,然后从富贵楼的后门出去,上了马车。

马车一路悠悠,径直到了城北的四喜酒楼。

“表小姐来了!快,楼上请,老板在楼上呢!”

慕淑荇是四喜酒楼的常客,铺子里的人都知道她是老板的未婚妻,看到她就和看到老板娘一样对待,别提有多周到热情了。

尽管与毛巍松的亲事已经定了,但多了这一层身份之后,她面对大表哥时倒比从前多了几分羞涩。

咳咳,身份的转变不仅是多了一个称呼,伴随而来的,还有心思和念头的变化。嗨……怪羞人的……

毛巍松看到慕淑荇来,很是惊喜,“小四,你怎么来了?”

尽管这小丫头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,他对她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十分了解,可是看到她时,每次却都有新的欢喜。

这小丫头……

慕淑荇耳朵有些微红,“大表哥。”

她见他正在书桌前整理账本,“你在忙啊?”

毛巍松笑道,“刚忙完。你来找我是有事?”

自从他俩的亲事定下了后,这小丫头反而没有以前放松了,见着他时怪别扭,已经好些日子没有主动来四喜酒楼找他了。

要不是为了全力筹备主上的大婚,他真想尽快就将她娶回家,也免得这么长时间没见,她对自己生分了。

慕淑荇点点头,“嗯,我来是有事想找你帮忙……”
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