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447章 猜猜她是谁  锦临首页

关灯护眼    字体: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春香的脸色顿时变了。

她白着脸说道,“我母亲早已经病入膏肓,时日无多了,病气太重,我也怕过到大小姐。大小姐乃是千金之尊,千万莫要沾染了这些,不好!”

如锦见状,脸上的笑容就更加意味深长了,“春香,你这话说得不对。我既然是千金之尊,就不怕沾染上这些。”

她顿了顿,“你在泉山脚下救我一命,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,救命恩人的母亲,我自当应敬重。若是旁日也就算了,既然今日我在这里,那必定是要拜见一下的,否则便是我的失礼了!”

一边说着,她一边大步上前,眼看着就要推开那扇门。

刚才还在院子中的春香弟弟不知道何时一个闪身挡在了如锦跟前。

他满脸凶横地说道,“你这个人怎么这样?私闯民宅也就算了,居然还非要惊扰我的母亲!母亲身子不好,一直都在昏睡,仅靠着这点药吊着命。若是被你惊动了,而有什么三长两短,甭管你是谁,我一定要你血债血偿!”

这话说得凶狠,但却也有十分不符合逻辑的地方。

既然一直都只在昏睡,那么轻轻推开门看一眼,总比他在这里大喊大叫要好吧?

到底是谁惊动了谁呢?

如锦冷笑一声,“你说话声音那么大,想来伯母早就被你吵醒了,我不过只是来问候一声,然后就走了,能有什么三长两短?”

她顿了顿,“再说,我是临安侯的长女,不管你的母亲需要什么样珍贵的药吊命,我都可以拿得出来。不仅如此,我还能让太医和神医立刻过来给你母亲诊病。这么好的事情,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拦着我?莫非……这屋子里住的根本就不是你的母亲,而是朝廷的钦犯?”

春香的弟弟警觉大开,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”

他一边拦得紧,一边对着春香喊道,“姐,你招来的人,你赶紧让她走!”

春香的脸色十分古怪。

分明是抗拒和紧张的,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,却又有几分期待。

她想了想,问道,“大小姐真的想要见我的母亲?”

如锦点头,“既然来都来了,不拜访一下问个安,不是我的作风。”

她挑眉,“怎么?真不能见?”

春香目光摇晃,好半晌,才终于坚定下来,“能见。”

她顿了顿,“只不过,我母亲的状况不好,我怕您见了会被吓着……大小姐若是答应,只看一眼就回,那我就让我弟弟开门。”

男人一听这话急得直跺脚,“姐姐,你在胡说八道什么?这屋子怎么能让外人随便进?你这样做是……是不行的!”

春香冷声说道,“我也知道不行,但现在不是没有办法了吗?大小姐说得没有错,她身份尊贵,家里藏着的人参鹿茸雪莲无数,这些能够吊命的神药却是我们怎么都找不来的。”

她接着说道,“不过只是让她看一眼罢了,说不定,有了大小姐的帮助,母亲的病就能有好转呢?”

男人愣住了。

就趁着他木愣愣的当口,春香一把推开他,将房门打开,“大小姐就在门口这样看吧,不要走太近,我是为了您好!”

门一打开,如锦就闻到了比刚才浓烈十倍的药味,伴随着浓烈的药味,还有一种十分刺鼻的腥臭的味道。

这间屋子,比对面的屋子大,放着两张床,一张大的,靠窗摆着一张小床。

大床的纱幔挂了起来,清晰地可以看见床上躺了一个人。

那是一个矮小瘦弱的老妇,十分干瘪,瘦得都快要只剩下皮和骨头了,看上去十分触目惊心。

被褥遮盖的身体看不见,但只看她的手和脸,也能感觉到生命在这个老妇人身上在快速地流逝着。

她看起来时日无多。

如锦皱眉问道,“你母亲得的是什么病?”

春香的目光闪了闪,“不是病。”

她抿了抿唇,“我母亲也是苗疆人,她给别人施了蛊,蛊毒反噬了,吞没了她大量的修为,还不断吸取着她的能量,让她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。”

男人闻言很是不悦,“姐姐,别和她说那么多!”

春香柔声对着男人说道,“大小姐不是外人,既然我都开了门,说这些也不算违背规矩。你先出去,将门把好,这里,有我在就够了。”

男人很是不耐烦,但显然他也有点无可奈何。

骂骂咧咧了两句,他还是听话地出了屋子,一个人默默地在院子的角落里劈柴。

春香继续说道,“被蛊毒反噬,看起来和生了重病一样,但生病了可以吃药,可以找大夫治病,被蛊反噬之后,却无药可治。”

她目光里透着担忧和悲伤,“就只能用最好的人参雪莲这些吊命的补品,配以清热解毒的草药,勉强维持着她的生命。可是,这些日子以来,为了买这些东西,我们手头的银子已经用得差不多了……”

要不是因为这个,她是万万不可能打开这扇门的。

如锦看着春香说道,“春香,你应该知道,银子我有的是。甚至我还有外头买不到的上品的雪莲花,和百年以上的人参。”

她顿了顿,“但是无功不受禄,我又不是天神,不可能无缘无故布施。你若是想要得到我的帮助,至少,也该要将我想要知道的东西都告诉我吧?”

春香的身子微微一抖,“大小姐,你想要知道什么?”

她抬头,“有些事情,不是我不想告诉你,而是……我压根不能说出来……否则,就要受到族规的惩戒。而我今日,已经将我能够说出来的,都告诉了您!再没有其他的了!”

如锦挑了挑眉,望着床上一动不动的老妇人说道,“她不是你的母亲,对吧?”

春香的手止不住地抖,但面上却还要维持着平静的神色,“大小姐说笑了,若她不是我的母亲,我又为何要和弟弟在这里照顾她?”

如锦笑了起来,“很好,就这样。”

春香一愣,“什么?”

如锦笑着说道,“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不可以说,否则便是犯了规矩和戒律。但是,你可以不说,由我来发问。像刚才我问的这句一样,你不需要告诉我什么,光是由你的表情和动作,我就已经知道了答案。”

她叹口气,“好了,我现在已经知道,这床榻上的人,并不是你的母亲。让我猜猜,她是谁……”
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