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448章 晋王所托  锦临首页

关灯护眼    字体: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春香脸色巨变,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自己尽量看起来不要太过慌乱,“大小姐,您说的是什么?我听不明白。这榻上的不是我的母亲,还能是谁?”

如锦笑了起来,步步紧逼,“春香,你见识过我的手段,应当知道,我可不是随便就胡言乱语的人。”

她凑到春香的耳边,压低声音说道,“我认识苗疆的蓝氏少族长,你屋里的这位啊,和她长得很像呢!”

原本就暗潮汹涌的春香,听到这话时,再也无法克制自己了。

她双腿一软,差一点就要瘫软在地上,“大……大小姐……”

如锦笑得更深了。

床榻上的这位妇人到底是谁,原本她只是诓春香一诓,可是现在,结果是什么,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?

想不到蓝麒麟遍寻不着的母亲,居然藏身在这里。

更想不到的是,蓝族长的藏身之地,居然与李渡的玄羽卫只有一墙之隔……

这会是巧合吗?

如锦确定了床榻上妇人的身份,这便更自在了。

她反手将门关上,毫不客气地坐在了蓝族长的床边,对着春香说道,“既然我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,那有些事,你都告诉了我又何妨?”

春香仍在犹豫。

如锦却轻松地说道,“反正我是一个人进来这里的,若是你觉得我不应该知道太多,那就给我种蛊,或者干脆将我杀了。”

她挑了挑眉,“你们苗疆人种蛊的手段千千万,哪怕是我,在你面前,也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吧?”

春香急了,连忙说道,“大小姐您怎么这样说!”

她红着眼睛看了如锦一眼,“倘若我要你死,那么当初在泉山脚下,就不会冒着被黄嬷嬷发现的风险保下你的命了!再说……”

“再说……”

她顿了顿,看了看床榻上毫无生机的蓝氏族长,叹口气说道,“我接受的命令就是要保护你的性命,不论发生何事,我也不会违背自己的诺言,对大小姐您下手的。”

如锦见她神色,心中早已经转过千百记念头,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春香,那不如你就将我想要知道的都告诉了我吧!”

她叹口气,“实在要猜,我也不是猜不着,只是这样太累了,也费时间。我想,你也知道,她现在耽搁不起时间吧?”

春香望着床榻上已经没什么反应的蓝族长,眼泪不由滚滚而落,她想了想,又想了想,这才终于点了点头,“只要大小姐答应给我百年的人参,极品的雪莲,这些事我说又如何?”

她小声地说,“顶多,等族长醒来,将我的命取走罢了!”

那样的话,也不过就是一命换一命。

她的命,若是能换族长的命,那还是她的荣幸呢!

春香在窗台前的小榻上坐下,叹口气说道,“没错,这床榻上躺着的不是我的母亲,而是我族的蓝族长。”

她顿了顿,“我姐弟是两三年前跟随蓝族长来到京都城的,当时她被当今晋王所邀,来京都城是为了一桩重要的事。由于事情比较紧急,族长当时就跟着晋王的人离开了,身边只带了我姐弟二人,并没有通知族中。”

如锦皱了皱眉头,“晋王?”

那这么说来,蓝麒麟的目标倒是没有盯错了,她母亲的失踪的确与晋王有关。

她抬了抬手,“你继续说下去。”

春香叹口气说道,“我们姐弟跟着族长进京之后,便一直都住在晋王府的别庄。晋王有几次过来,与族长连夜深谈,但每次都是不欢而散。

我和弟弟只听得到他们吵架了,但是不知道他们在吵什么!

但我知道,族长的脸色一日比一日凝重。

大约半个月之后,晋王又来了,这一次,族长跟着他一起离开了。

族长离开时交代我,就和弟弟留在这里等着,若是她五日之后没有回来,就让我们无论如何也要从这里离开。

族长在我族中身份地位尊崇,尽管我心中有很多疑问,但是却也只能听从族长的吩咐。

我和弟弟就这样一连等到了第五日,就当我们以为族长再也不会回来的时候,晋王亲自送着族长回来了。

当时族长很虚弱,但是神志还是清醒着的,她笑着对我们说,她终于去了一个夙愿,此刻心里欢喜极了。

可是我不明白,族长的身体很虚弱,脸色也不好看,而且她浑身惨白,竟像是刚刚才施了很大的蛊术一般,气若游丝。她怎么会说自己心里欢喜极了呢?

但族长的话,我也不敢反驳。

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和弟弟仍旧陪伴族长在晋王的私宅里生活,可是半年过去了,族长的身子却是一点好转都没有,一日比一日更差。

有一天,我问族长,这里的大夫无人可以医治好她的病,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到南疆?毕竟,蛊术的事,就该由懂蛊术的人来解决问题。

但族长对我说,她这辈子都再也不能回去了……”

春香说着,目光中透着许多的忧思和哀愁,甚至还有几分对远方家乡的思念。

她淡淡地叹口气,继续说道,“我并不知道族长到底为晋王做了什么蛊,我只知道,族长自从自晋王府出来之后,就一日比一日虚弱,终于成了今日这幅样子!”

如锦的胸中掀起惊涛骇浪,有一种想法在她的心里深处生根。

她抿了抿唇,问道,“所以,让你混入临安侯府,然后从黄嬷嬷手中救下我的人,便是晋王吗?”

春香有些惊讶,不过一想到如锦连蓝族长的身份都能猜到,这点小小的事,又岂能瞒过她呢?

她苦笑着点了点头,“是,正是晋王要让我做的。那时,族长已经需要很多的珍贵药材才能续命了,我若是不听晋王的话,那他若是断了药材,族长该怎么办?我不敢违逆晋王的话,只能听他的……”

如锦皱了皱眉,“所以,后来是又发生了什么事?你和你的弟弟才会将蓝族长从晋王的私宅种搬出来,搬到这里来?”
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