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451章 为了族人  锦临首页

关灯护眼    字体: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“所以,这再生蛊一定很难,并且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才能完成。”

如锦抬起头来,望着蓝族长越发惊恐的眼神,越来越确定自己的猜想是真的。

她顿了顿,继续说道,“我想,晋王府的那个需要种再生蛊的人,想必他第一次被种蛊,并不是在三年前吧?”

看着蓝族长的身子止不住开始颤抖,如锦站了起来,三两步走到了她的床前。

她坐下,握住了蓝族长骨瘦如柴干瘪的手指,然后直愣愣地望着她,“蓝族长,三年前你去晋王府,给那个人施蛊,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,应该只是施展后半程吧?”

蓝族长再也无法遏制自己的情绪,又是害怕又是震惊地说道,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

你怎么会知道?

问出这句话时,就等于承认了一切。

如锦的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来,“不过是一点虽然大胆却又合情合理的推测罢了,算不得什么。”

她幽幽叹口气,“晋王不惜利用消耗极大的秘术也要复活的那个人,对他而言肯定十分重要。他向来专横跋扈,做出这种事情来,倒也不让人觉得奇怪。

我只是有一点想不明白,蓝族长明明知道再生蛊对你自身的反噬巨大,你要付出的代价那么大,却又为什么要答应他呢?

你看看,再生蛊尚未完成,可是你就已经成了这幅模样,而且被迫只能隐藏自己,莫说别人了,就是连你自己的亲生女儿你都不能让她发现。

从此以后,不管是生是死,你都再也回不去你的家乡了。

这代价,实在是太大了。

可是你却还是义无反顾地丢下了南疆的一切来到了这里,只是为了配合一个目无天道的狂人的妄想。

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呢!”

在提到蓝麒麟的时候,如锦分明从蓝族长的眼神里看见了深深的眷恋和温柔。

那是一个母亲对子女最深的爱和想念,骗不了任何人的!

可是,到底是什么东西有那么大的魔力,能让蓝族长放弃自己的女儿和族人,放弃南疆的一切,来到这里陪着晋王疯魔呢?

她觉得简直匪夷所思。

这掷地有声的发问,让蓝族长的眼泪顿时熬不住了,这三年来,不论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大的冤枉,她都没有掉下过一滴眼泪。

哪怕在最想念麒麟的夜里,也都强忍住不让自己哭出来。

但在这一刻,她所有的攻防却仿佛黄河决堤,一下子就溃不成军了。

奔涌而来的痛苦和酸楚侵袭着蓝族长的全身每一块血肉,她干瘪的脸上流出无尽的眼泪,很快浸湿了她整张脸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终于哭累了,这才抬起头来,对着如锦说道,“我不是为了我自己。”

如锦幽幽叹息,目光中充满了怜悯和心疼,“我当然知道,你不是为了你自己。”

有谁会那么傻,明知道眼前是一个巨大的火坑还跳下去?被烧得遍体鳞伤,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的皮肉了,连心都碎了,这怎么叫是为了自己?

谁为了自己会这样干?

她皱了皱眉,轻声问道,“蓝族长,你做的这一切,该不会是为了整个南疆吧?”

蓝族长身子一颤,这一回,她倒也没有再反驳,反而爽快地点了点头,“没错,我这样做,不过只是为了南疆的和平。”

她苦笑起来,“南疆蛮夷之地,物流不通,也不发达,但因为是乾国的土地,所以仍要缴纳岁赋,百姓的日子,从前是很苦很苦的。

自从先让与乾国的先帝争取到让南疆独立,虽属于乾国管辖,但却可以自治后,民生百姓有了很大的改变。

如今的南疆,自给自足,生活虽然比不上京都城这样富裕,但已经不再有饿死人的惨事了。

这些,全部都是因为我们不必再向乾国缴纳税赋,允许我们自己治理南疆的缘故。

我身为这一代的南疆族长,若是不答应下晋王的请求,到时候一旦订立的合约撕毁,那我南疆又将变成从前那民不聊生的模样!

我怎么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呢?”

种再生蛊,最坏也就是她丢了性命。

可若是南疆不再自治,或者和乾国起了什么战乱,那要死的可能就不是一百两百一千两千人了。

这是关系到她南疆子民生计和未来的大事,就算她心中也不舍得这么早就放弃生命,可是这并不由她能够选择。

如锦的眉头皱得更紧了,“晋王在朝中确实权势滔天,六部之内不知道有多少他的党羽,可是他再厉害也不过只是一个亲王,这乾国还是有皇帝的!与南疆的从属关系到底如何走向,这并不是晋王一个人就说了算的。”

她摇摇头,“只要晋王一日未曾登上帝位,那他说的话,就一日不算话。蓝族长你身为一族之长,难道这点道理也看不清楚吗?”

就算晋王能搅乱天下的局势,可这天下还不是他的。

李冉虽然四处受牵制,但他一日是乾国之主,一日便可名正言顺号令三军,他才是那个可以决定南疆命运走向之人呢!

蓝族长的眼眸意味深长地望着如锦,她抿了抿唇说道,“你们乾国的政事,我不懂。但我上一任族长的嘱托,我不得不做到。说到底,此事根本不是我一人之力可以更改的,当命运将我推上这个位置时,便早就已经决定了我今日的模样。”

她幽幽叹口气,“总之,为了我南疆全族的性命,为了我南疆城的稳定,我没有任何别的选择。”

如锦不由对晋王要救治的那个人更加感兴趣了。

起初,她猜测晋王想要救回来的是他从未露过面的世子。

晋王此生只有一个儿子,这孩子对他的重要性不可言喻。

可是听到现在,她的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些奇怪的想法,总觉得晋王世子就算再重要,但也没有能够决定一族生死的分量吧?

她强自压下心中的疑惑和好奇,继续问道,“蓝族长,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……你的侍女救了我,此事与你有关吗?”
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