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452章 没有上朝  锦临首页

关灯护眼    字体: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蓝族长望向如锦的眼神有几分兴味,“实不相瞒,相救慕大小姐,并非我本意,乃是晋王的要求。”

她叹口气说道,“我前来京都城施蛊,是为了完成先族长的承诺,晋王以重客之礼相待,我寄人篱下,帮他完成一点微不足道的小请求,并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也就是说,此事她知情。

如锦连忙问道,“那蓝族长可知道,晋王为何会知晓我有可能遇险?若他真心想要救我,随意派几个身手高强的护卫便可,为什么要大费周章让春香混进临安侯府,使出这么迂回的曲线救人?”

她百思不得其解,“这实在是令人困惑。”

蓝族长的脸色更奇怪了,“慕大小姐,我虽然答应了晋王借春香给他一用,但知道的也仅止于此了。”

一句话,她不知情。

她的目光闪烁,“晋王此人深不可测,而且身边还有异人相助,说句不好听的,想必慕大小姐的每一步路都在他的算计之中呢。”

看在慕大小姐借地给她容身之处,她忍不住也想要多提醒一句。

如锦皱了皱眉,“哦。”

她看得出来,蓝族长并非不愿意对她吐露实情,而是,身为异族族长,晋王显然不可能对她坦承相交,她所说的,应该就已经是她知道的全部了。

蓝族长经过这日的折腾,显然已经很累了,她神色倦怠,皱着眉头说道,“慕大小姐还有什么话想问吗?没有的话,请容我歇息片刻吧。”

说罢,她靠在靠枕上闭上了双眼。

如锦轻轻抬手给蓝族长盖好了被子,低声说道,“蓝族长好好休息吧,若是有事,让春香吩咐管家去办便是了。这里……很安全。”

她站起身来,脚步略有些沉重地往门外走去,正当要将房门关上的那一刻。

屋子里,蓝族长的眼皮动了动,口中发出小声到若不是耳力过人,很容易就会忽略过去的声音来。

“我的再生蛊没有完成,只剩下最后一层,可是我已再无能力继续。我女儿蓝麒麟虽然是少族长,可是她未曾接任族长之位,只知道再生蛊的皮毛,并不知道全部,若是让她找到我,那她就陷入了危险之中。晋王不会放过她的……求你,不要将她带到我这里来,求你了……”

如锦的脚步顿住,她没有回头,只是低声说道,“你放心。”

话音刚落,她利落地转身将门关上。

除了小院子,她对着树丛唤了一声,“是沈宁吗?”

没一会儿,树丛发出窸窣的声音,从里面跳出来一个扭扭捏捏的少年,他一身黄黄绿绿的衣衫,简直能瞬间和树木融合在一处。

他十分尴尬地咳了一声,“慕大小姐发现我了呀?”

语气里颇有几分羞愧和懊恼。

如锦摇摇头,“没。你掩饰得很好,几乎与这里的环境融为一体了呢。”

沈宁张大了嘴,“那……怎么会?”

如锦微微笑了起来,“我猜的。”

其实都算不上是猜,不过只是赌一赌。

自从她与李渡心意相通之后,彼此都视对方为爱人,她心里记挂着李渡的事,李渡自然也对她的事格外上心。

派一个善于伪装和隐藏的手下来保护她,这确实是他的行事风格。

何况,她今日是从玄羽卫总坛的隔壁将春香和蓝族长带走的,这么大的动静,玄羽卫的人不可能不注意到。

不论是出于保护她还是监控蓝族长动向的目的,有人跟在她身后,那太正常不过了。

为什么能准确无误地叫出沈宁的名字来?

没什么,只是一种感觉。

没想到,她赌对了。

沈宁有点点小懵,“猜的?那么准?”

如锦笑着略过了这个话题,她望着沈宁说道,“院子里住的人是谁想必你一清二楚,我也就不和你多说了。守住这里,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这个院子。这事,你可能做到?”

沈宁连连点头,“主上早就说过,未来王妃的命令就是他的命令一样的,不让任何人靠近这个院子,沈宁能做到!”

他挠了挠头,“不过那样的话,我就不能保护慕大小姐您了!”

如锦笑嘻嘻地掀开了裙摆的一角,露出绑在腿上的羽箭,“我不需要你的保护,我只要你保护好这个院子里的人。”

她伸出手来,拍了拍沈宁的肩膀,“好了,这里交给你了!”

沈宁望着慕大小姐远去的背影挠了挠头,然后又飞快地隐入了树丛之中消失无踪了。

老胡驾驶着马车一路狂奔,回到临安侯府的时候天已经黑了。

马车刚要进府,忽然停了下来。

老胡在车外低声说道,“大小姐,孔侯的马车停在前面挡住了我们的去路。”

如锦皱了皱眉,“孔侯?”

话音刚落,一道深沉而略显寂寥的声音响起,“是我。我有话要对慕大小姐说,还请慕大小姐借一步说话。”

如锦掀开车帘,看到孔侯一身素色衣衫,风轻云淡站在月色之下,像极了一名下凡尘的仙子。

此时虽然已经天黑,可是这里是京都城内最热闹的朱雀街附近,来来往往的车马百姓还是很多的,孔侯如此夺目,难免引来众人侧目。

她微微皱了皱眉,“天色已晚,在这里说话恐怕不大方便。若是孔侯要对我说的事不急,那不如明日我们约在四喜酒楼详谈?”

孔侯一把把住了她的车窗,沉声摇头,“不行,我的事很急。”

如锦一愣,随即说道,“再急的事总也要找个安静的能说话的地方再说,这里不合适。”

她想了想,“孔侯跟我进来吧!”

临安侯正在书房内来回踱步,时不时发出易叹息之声。

慕良的伤好得差不多了,虽然还没法像从前那样事无巨细地替侯爷分忧,但也能坐在一旁给侯爷分析一下时局利弊。

“侯爷,您这是怎么了?今日上朝,陛下是给您脸色看了吗?”

临安侯摇摇头,“陛下要是能给我脸色看,那我就不愁成这样了!至少,那说明,陛下还是将我当成了心腹之人。”

他幽幽叹口气,“陛下不仅没有给我脸色看,他压根就没有上朝……”

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
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