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976章 宴饮  北雄首页

关灯护眼    字体: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北风呼啸,雪花飘飞,长安渐渐染上了一层素白。

两仪殿中,李破举起酒杯,“今年平定萧铣,乃大业将成之兆,前方将士奋勇杀敌,后方则全赖诸卿统筹布置,朕在这里敬诸卿一杯,望来年还能如此,众志成城,助我扫平天下,还百姓一个清净。”

殿中众人也是满脸喜色,纷纷举杯相应。

冬天来临,没什么咒念,李破便在今日将群臣邀到两仪殿中相会,算不得什么庆功宴,因为缺了那些身带战功,得胜归来的将军们。

所以只能算是皇帝摆宴,请群臣过来欢聚一场,因为实在高兴……

确实也该庆贺一下,不到半年的战事,便平定了萧铣,进展出人意料,却实实在在的朝着平定天下的目标迈进了一大步。

李破清晰的感觉到在击败李渊之后,其他诸侯对付起来就顺手了许多,而且这种表象是全方位的。

无论人力物力都上到了一个新的高度,这无疑是接收了李渊的遗产所带来的喜人效果。

长安人才汇聚,以之观望天下,未战先就胜了三分,这也正是天下群雄总想攻占两京以为基业的原因所在。

饮了一杯,李破整了整脸色,再次举杯道:“这一杯咱们要敬前方将士,没有他们浴血杀敌,也就没有之后的天下太平,年末赏功今后将成定例,诸卿还需仔细些,莫要寒了将士之心。”

第三杯,李破郑重起身,沉声道:“自前隋末年,杨广无道,眼见各处刀兵四起,烽火遍地,生灵涂炭,百业凋零。

朕遂率军起于云内,外逐胡虏,内平逆臣,一路披荆斩棘,才有今日之局面……这一杯朕要敬那些阵亡之将士,以及受难之百姓。

还望诸卿能够明白,各人之功勋还在其次,当务之急便是安定百姓,抚恤将士,莫要因大功将成而有所懈怠。”

说罢,李破将酒杯倒转,洒于地上,以示祭奠之意,一时间群臣肃然,哗啦啦的将酒都倒在了地上。

接着才是一场欢宴。

温彦博,萧禹,封德彝分别代表三省六部向皇帝敬酒,这些人都是饱读诗书,口舌便给之人,歌功颂德起来花样翻新,听的李破心神舒爽。

几杯酒下肚,李破摆了摆手,丝竹声起,一队队的宫人进来,载歌载舞,宫坊中人终于有了用武之地。

自李破入主长安以来,这还是第一次如此正式的大宴群臣,臣下们颇感殊荣,便是李破也觉着有些新鲜,有了那么点当昏君的感觉。

一时间,两仪殿中丝竹隐隐,欢声笑语不断,够得上资格的臣下纷纷向皇帝敬酒,相互之间也开始交杯换盏,宴会渐渐走向高(和谐)潮。

到了最后,李破也只微醺,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要跟皇帝喝上一杯,让他满意的是臣下们也很克制,没有在他面前胡言乱语,更没有酒后无行的去骚扰宫人。

等到群臣陆续告退出宫,李破也起驾回去了甘露殿。

和去年一样,冬天里的政务一下就少了起来,之前频繁到来的捷报也因为路途不便日渐稀少。

尤其是步群的骑军自从过了义阳,消息也变得断断续续,到十月初便彻底断绝了下来,也不知那边怎么样了,让李破有些担心。

李靖那边已经领兵过江,依照当前局面来说,倒没什么好担心的。

十月中的时候,蜀中又传捷报,夔州山蛮首领冉肇则起兵数万犯夔州,为宇文镬所破,杀伤无算,擒冉肇则等山蛮酋首十数人,打算送来长安显示武功。

到了这个时候,李破也不知道那些山蛮是怎么想的了,简直是杀了一批又来一批,好像韭菜一样割之不绝。

你要是能成事也就罢了,他们却好像只为送死而来,让人比较挠头。

梁州那边其实也差不多,蛮族叛乱此起彼伏,李武在那边已经不知杀了多少,却还无法让山蛮归服。

倒是西北渐渐平静了下来,凉州那边还待商榷,灵州的薛万钧已经基本上扫平了梁师都残部,把大唐的版图重又扩展到了朔方地区,再往北就没那个能力了。

现在榆林地区多是一些马匪盘踞,他们进掠的目标也不是南边的雕阴郡等大唐郡县,而是北边的突厥牧民。

颉利汗阿史那求罗带着突厥西方部众连经战事,去年又到南边来了一场军事游行,让西方汗的统治根基都开始跟着动摇了起来,于是边境上的马匪便日渐猖獗。

反正这都是南北战乱的后遗症,因为那些马匪多数都是南北两边的逃人,再加上一些郭子和,梁师都的残部,乱糟糟的分布在了河套,榆林之间的广大地区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总的来说这一年的收获很是丰盛,而随着关西,蜀中战乱的平息,加上各种不懈的努力,各地粮产也变得颇为喜人。

秋收过后,随着粮食陆续进入库房,因为各处用兵而变得比较紧张的国库又重新丰盈了起来,稳定的后方才是胜利的根本保证,这一点无论李破还是他的臣下们都很明白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这一晚李破带着美好的心情进入了梦想。

第二天早上醒来,神清气爽,梳洗一番,没急着去太极殿处置政务,而是先去了武德殿活动了一下筋骨。

他比窦建德可强多了,因为婆娘非常强悍,他不得不也保持住身体的强健,不然动起手来只有挨揍的份,那皇帝的脸面往哪搁?

尤其是身边的女人多了,即便他努力克制,没有夜夜笙歌,也还是渐感不支……唉,痛苦并快乐着。

武德殿中,李破大吼一声,奋力把熊一样的罗士信摔倒在地,才喘着粗气一把将罗士信拉起来。

他知道罗士信让着他呢,这可不是当年马邑那个只会运用蛮力的熊孩子了,现在膀大腰圆的罗士信一旦发起狠来,估计硬生生顶住一头奔牛都不在话下。

就是杀气没有几年前那么足了,竟然还知道让着皇帝哥哥些,果然有长进…
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